海岸线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母爱的阳光亲情文章

来源:海岸线文学网   时间: 2020-11-17

十几年前的一天,正在上班的我,被身旁一位同事的叫声吓到,原来,他赫然发现我右鬓一根长且扎眼的白发,同时露出了惊讶之色,使周围别的同事都围将过来。我镇静地告诉他们说,不用大惊小怪,那白发不是一根,至少在四根以上,长长短短的,该有一小撮,且长在同一地带,那自小就有的。

小时候我性格内向,有事没事都不太吭声,喜欢自个儿在心里想事情。4岁那年的一个夜晚,我静悄悄地呆在上房竹帘后边等母亲,我总怕她忽然走了,此时妈妈正端着一锅开水从厦房往门里走,因为天黑,热锅碰在竹帘上,溅出的水花正好落在我的头部右侧,这里后来就长出白发,不多不少,恰好四根,妈妈心疼极了,而那白发渐渐也超过了四根。多年来,每每说起此事,母亲一直对此十分负疚,常觉自己当年太粗心而对不住女儿,这话题令我陷入回忆。

记得儿时,妈妈常对院里邻居说,她常常叫不应我,我总让她着急。其实,我感觉那时的自己,是生长在一个相对隔离的世界里,那是惟有自己可以感受着的一个世界,那时的我是烦被打搅的。沉醉在想象中的我是漫不经心的。由于沉在其中时是那么,所以常常不喜欢被别人打断。为了不被人打扰我自己的这种想象的快乐,我总不由自主地要远远地躲开大人,那种不专心和不集中是自己无法克服的毛病,似乎是与生俱来的。然而,到了黄昏时,我却莫名其妙地害怕,我听得到静寂里的钟摆声和自己的心跳声,会想起白天玩时看到的黑乎乎防空洞,看得见奇幻的影子;不知为什么,梦里总会梦到妈妈到部队上去探望父亲时没有带上我。小时候感觉母亲在乡下的娘家很远,有一次,老家有事,她一个人请假回去探亲,她回来那天是黄昏,当时我拿了一个空木盆,给里面盛一毕节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小窝儿水,学着大人泼水的样子来到大门口,街道上扬起的尘土卷起了斑驳地铺了一地的梧桐树叶,像大蝴蝶一样在天空中飞舞,忽然发现妈妈正向我走来,我站那里直直地望着,等她走进了,我揉揉眼睛一看,果真是妈妈,一周没见妈妈的我此时却激动地转身跑开了,一路喊着告诉大家:“我妈回来了!我妈回来了!”

其实,妈妈也总是说说而已,她后来没去部队上探过父亲一次,不知是因我闹着要跟还是因她一直走不开,反正她一直没离开过我,因为我从来没离开过妈妈,那时,我害怕一个人在屋子里待着,害怕看到习武的三叔那张从来不笑的脸,平日里,我给妈妈使小性儿全是无声的,也就只有妈妈知道,别人是没感觉的,也只有我能感觉到妈妈照在我身上的阳光有多温暖。我害怕大人们喝酒的声音越来越大,总之一刻不见我妈我就跑出去找,那次就撞在了手端开水的妈妈怀里,洒出的开水烫坏了我头上的一小块皮。后来不久,大概在我5岁多的时候,母亲患上肾炎,就把我送到了乡下的外婆家寄养了一段时间,还记得,送我去外婆家的第二天,清早我还睡着,妈妈悄悄离开了我了,把我留给外婆,她回西安一边治病一边上班,直到她恢复了健康。

伴随有妈妈的回忆总是温馨的。那时,妈妈有一根很粗很长的辫子,梳在后面很像铁梅,我和妹妹倚在妈妈身旁时总喜欢抢着摸它。后来,妈妈为了干活利落,走进理发店很干脆地把那根大辫子给减掉了,我一下子就给哭了,我以为妈妈的头会疼的,哭着问:“妈,你疼不?”同时冲着理发员大喊:“你赔我妈的辫子!”

记得没到开春时,卖雏鸡雏鸭的挑子从门口经过,妈妈拉我到那大大的扁筐旁,蹲下来帮我选两只,我看着它们在一堆儿黄里挤北京军海医院可靠吗 你要这样选来挤去高兴坏了,妈妈总是选那挤得最厉害的,我则选那漂亮可爱的,然后将我们俩选好的几只一起用小纸盒装回来,放在院子里让我追着玩,没人和我玩的时候,那令人心疼的几团淡黄会带给我无限的快乐,那是妈妈送我的礼物。饭后,妈妈一边看我玩小鸡,一边给我唱秦腔和样板戏《三世仇》、《补锅》、《红灯记》、《红湖赤卫队》等唱段,她当时是单位里的戏曲演员。

零零散散的日子一直都有妈妈的陪伴,一直感受着妈妈温柔而耿直的性格,一直感受着妈妈的信仰和习惯,一直享受着妈妈做的好茶饭,一直感受着妈妈春日里阳光一般的无私的爱,那就是照耀我一生的太阳的光芒。

会过日子的妈妈总可以省出一些零钱来,拉着我的小手去东光市场买一毛钱5个的火晶柿子、两分钱一碗的豆浆、五分钱一小碗儿的粽糕。从那时起,我就知道,家里大小事都由母亲在操心了,她心里的阳光在撒向我们这个家的每个角落。

等我长大一些时,妈妈让我拿着油票、肉票、粮票去店里买回她需要的食物。身为巧妇的妈妈,总会把爸爸和我买回的一点有限的东西,甚至是从粮店买回的陈年杂粮,也会细做成可口的美味。那时家家都没有冰箱,过年时吃的东西也未必新鲜,年前排队买回的库房里的冻肉冻鱼,就连豆腐也一直要放在窗外冻着吃到年后,妈妈把每样东西都在年前都一一过了油……哦,那时那样的年竟过得有滋有味。

儿时的服装几乎没什么款式,妈妈用五颜六色的花布做成的连衣裙是同学们羡慕的“时装”。妈妈很热爱生活,生活的态度更积极一些,这一点对我们有耳濡目染。后来,我才知道,一个人的童年少不了这种营养,它对一个人的一生很重要。

癫痫病什么食物不能吃

儿时,每个日出日落时分,妈妈的身影,是我童年最美最壮观的风景,我在那风景里渐渐长大,春去秋来,妈妈的身影,渐渐成了我们记忆里的风景。

我坐月子时,母亲来看我和孩子,碰到公公带着没生过孩子的年轻的继母婆婆来看我,继母婆婆今日来说给我做鸡汤,鸡都买回来了,绑在阳台上只是不敢杀,明日来又说给我做鸡汤,鸡已经杀了,就是不知鸡汤怎么做。待他走了,一旁的小舅子说:“别听她瞎掰,鸡还没买回来呢!”妈妈听后露出一眼不放心的目光,她啥也不说地就此驻扎在我们家,从此,我和孩子的床头便洒满了温暖的母爱的阳光。侍候我出了月子,妈妈抱着小宝宝回去了,母亲爱的阳光撒在孩子的小脸、小床、小碗、学步车上,从孩子呀呀学步起,母亲爱的阳光撒在孩子成长的路上,替我养大了孩子。

孩子要大学毕业了,有一天,老公从外地出差回来,检查得了重病,发现病情已到晚期,来日不多,以后只能吃流食了。同学朋友提着牛奶、鸡蛋、水果、鲜花到医院看老公,孩子只留下鲜花,让人家把别的东西都再提回去,我帮着接住。回家时,孩子一脸不高兴,都到啥时候了,要这些东西干啥!孩子瘦,劲小,提不动,我趁她按电梯时,提在了手里,孩子担心我骨折了刚取出钢板不就的胳膊,便生气地用脚踢碎了鸡蛋,把手里的水果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果汁立即流了出来。我无语,她不知我第二天还要拉着车车去超市买那些东西,她的爸爸每天要和鲜榨果汁、要吃鸡蛋拌汤鸡蛋糕、要用牛奶泡麦片。妈妈听到消息来看我们,正好见此情景,。我哭了,妈妈也哭了,然后又是啥都没说的,和以往的多次“救急”一样,再次驻扎到了我们的家,每天晚睡早起,做好一家人的早餐,再做好老公一天的上海癫痫医院治疗费用多少营养餐递到我们手里让送到医院。我们再次感受到了妈妈撒出的温暖阳光。

妈妈老了,头上的白发早已超过了我的根数,越来越多,妈妈的眼睛也越来越模糊,几天前,妈妈忽然对我说:“等妈百年走了之后,若把我埋在老家,你们看我时太远不方便,干脆就把我的骨灰撒在这骊山上,这里离你们近,你一叫我,我就来了。”

我和母亲一直不像别的母女那样亲密,一直想拥抱一直感觉不好意思似的,此时,我从后面抱抱妈妈,此时,我想起过年时听到的一首歌《时间都去哪儿了》,感觉那首歌简直就是给我们母女写的——

门前老树长新芽

院里枯木又开花

半生存了好多话

藏进了满头白发

记忆中的小脚丫

肉嘟嘟的小嘴巴

一生把爱交给他

只为那一声爸妈

时间都去哪儿了

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

生儿养女一辈子

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

时间都去哪儿了

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

柴米油盐半辈子

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

我不愿听妈妈说“骨灰”,但我一直笑着故作轻松地与妈妈交谈着那个话题,妈妈,你的晚年才刚刚开始。有妈妈叫,是一种。从现在起,我会珍惜您的每一寸光阴,我要把我一生所收藏的妈妈撒下的阳光一点一点放出来,撒在妈妈渐孤老的身上,温暖她越来越少的日子。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pxiog.com  海岸线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