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在被美女围绕的日子里(七十二、七十三、七十四)_散文网

来源:海岸线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七十二

从饭店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因为过节,各种茶话会老乡会文艺晚会......名正言顺地一起出动,象群趁火打劫的贼.为此,学校象锅烧开的水,迟迟不能安静.

因为思绪比较乱,我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转而去了广场.

象一盏挂在天空的特号日光灯,清冷干净的光辉洒满大地,文化广场的路灯被映衬地可怜巴巴,光芒都变成了浑浊的锈红色.

我坐在广场的长椅上,看着人来人往,体味着繁华深处的.

我一直认为天的花是最好的,的月是最圆的.花好月圆的典故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很矛盾的事物,特别是东北,月圆的时候花绝对不好,菊花也不好,连霜花开地都很自卑.看来花好月圆仅仅是一种理想,最少在我身上.( 网:www.sanwen.net )

东北的晚很冷,无论什么时候,坐了一会儿我便浑身哆嗦着往回走.

走到寝楼门口的时候,看到丑丹一手掂着一个袋子站在那里哆嗦地象秋风中的落叶.

我走说,你怎么在这里啊?

她看到我,呲着牙嗔到,你要把我冻死了!

我一直怀疑丑丹的面部肌肉神经坏死,因为她的面部表情中,冷漠都占据着主要地位.很少有引起脸蛋大面积运动的表情,即使笑也仅仅是嘴角微微上挑.别人需要用神情肢体同时进行才能表达的内容,都被她集中在了眼神里.不懂得观察眼睛的人,永远不知道丑丹在想什么.

今天看着她呲牙咧嘴倒是别有一番情趣.

节,她来送东西给我.

莫非虽然孤独,却坚信孤独是可耻的.便向学校申请了一些经费让大学生艺术团举办了个仲秋茶话会,那个学校最热闹的茶话会.因为参加的人都是能歌善舞的.很团圆的节日癫治疗需要多少钱,我这个剧社社长却没有到场.让他们很生气,她们扬言要给我好看.这个给我好看的任务落在了丑丹身上.

一袋各种糖果,一袋月饼.她说月饼是替梁枫给我的.

梁枫本来两天前回哈尔滨老家了,赶着仲秋的到学校,茶话会上没见到我,就把专门从家带给我的月饼一起作为给我好看的证据.

从那以后,我一直比较喜欢女那句充满威胁的话,着更多的美女给我好看.

幸好过节,传达室的大爷一高兴喝多了,坐在窗口眯着眼睛打着鼾声有节奏地向进出的学生点头.

我领着丑丹往寝室走.那天,男生寝楼里不少.

到门口的时候,我便预感到了节日的气氛,因为屋里没开灯.没开灯的原因只能说明两条:一,都喝醉了;二,在外面聚会还没回来.

我冲丑丹笑笑,暗自庆幸.幸好他们不在,要不,看到丑丹这么漂亮的姑娘,不知道会制造出什么新理论折磨我呢.在他们面前必须做到害狼之心不可有,防狼之心不可无.

刚推开门,屋里便响起了一连串"啪啪啪......"的爆炸声,丑丹吓了尖叫一声逃后几步.我想她一定是想起军训理论课上讲的恐怖分子一般都是在节庆日闹事了.看来漂亮子的防护意识都是比较强的.

我还没放应过来.灯亮了,一屋的人手里都拿着烂气球向我唱生日.

人真多,绿豆牙,耗子也在场,我还没看清楚都谁呢.二胡已经把一盒蛋糕整个盖在了我的脸上.

欢笑声与掌声,夹杂着二胡弹的缺少音符的<祝你生日快乐>音乐.把我的撞击地格外脆弱.除了流泪,我还能干什么呢?不过,我的眼睛已经被蛋糕糊满了,酸涩无比.那天,我地眼睛里流了许多奶油.

闹完后,我参加了他们的残宴.

那天,我们都喝多了.说了许多肝胆相照的话,都说了些什么,第二天谁也没记住.

我只癫痫治疗真的处不了根吗记得,我让二胡把丑丹送回去.

七十三

第二天很晚才醒来,晚地都分不清楚窗外的太阳是刚升起还是要落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新添了一个毛病,醒来后,总是要闭着眼睛,迷糊很久还不能分清到底在什么地方.睁开眼睛,如果看到的是床板知道是在寝室,如果是蓝天便是在家.

我睁开眼睛看了看,又重新闭上眼睛,感觉自己好像是躺在一条船上,颠簸地厉害.

第一次喝多,嘴里又苦又臭,脑壳里的大脑象是被酒稀释成了液体,晃一晃便一阵生疼,有种被人在后脑勺上敲了一棍的效果.我想动动身子,浑身发软.

躺在那里,无聊了很久.

我抬起头看了一下,二胡和三斤都躺在床上,等着大鸡买回食物,打回开水.

我问二胡,昨天送丑丹的时候都干什么了,那么晚回来.

二胡明显有点兴奋,奸笑起来,并且欲盖弥彰地骂我是个烂人.怎么谁都出卖.

三斤听二胡说完,醋意横生,骂道,少装清高,昨天丑丹一进门,二胡的眼睛就告诉大家自己没安好心.别以为都喝醉了.然后又抬起头对我说,二胡不要的话,把丑丹介绍给我吧.

二胡说三斤更烂,迟早要遭报应的.

那天,我们三个躺在床上,故作深沉地探讨着情.

我问二胡到底感觉丑丹怎么样.

二胡沉默不语.

三斤说他是本世纪最后一个殉道者.

二胡说,爱情的本质是爱自己,只不过方式不同而已,没必要非要找个载体,而且他坚信漂亮而又聪明的女孩儿都是爱玩的孩子,让她们去吧,累的时候自己会想到回家.真心爱着那个女孩儿的男人就是她的归宿.

二胡这充满悲壮色彩的爱情观象颗长在心尖的肿瘤,不息,不止.

我说,冥冥中,一切都是劫数,梁枫注定武汉癫痫病医院那里好,怎么选是二胡的克星.二胡会为此付出沉痛代价的.

那充满预言家的优良基因,竟然在此时遗传给了我.我的话很快就验证了这件事的准确性.

七十四

过了中秋节,东北的天气象分手的恋人,没有了一点热乎气儿,偶尔有个好天气,也苍白无力,明显地先天不足.几场小趁火打劫一样淅淅沥沥配合了两天,树便全秃了.满地翻飞着黄叶.

二胡说这种天气让他非常有灵感.于是,那段日子,我的被二胡那泛滥的诗感染地格外凄凉.

这种凄凉让我变地安静温柔.每次自习的时候,白静会忽然扳过我的脸,仔细地观察一会儿,然后问我是不是病了.

我说自己正在装病态美.是不是现在感觉我很乖啊?

白静会捏着我的鼻子说,好可爱的天天.不过,太温柔了,让人家好紧张.

看来,习惯的力量是巨大的.流氓忽然变成绅士总会让人有种莫名其妙的不安.

为了不让白静增加过多的恐惧感,我会十分霸道地在她脸蛋上亲一口.

对于我的吻,白静已经不再象那样惊慌失措,而是,羞赧地骂一句你是个流氓.语气里却充满了喜悦.

自从白静的爸见过我之后,白静象是吃了一颗定心丸.每当我不顺着她的意思做事的时候,她总会翘起小嘴威胁我说,她要打电话跟妈妈说我欺负她了.而且,一起在学校走的时候,她竟然十分霸道地要求调换角色,让我挽着她的胳膊走路.每次,她抿着小嘴,充满恶作剧地微笑时,我都要东张西望躲避熟悉的同学.

当然还有更过分的事情.我们那个时候,学生养宠物狗不太方便,但是,这难不倒宠物商们灵活的大脑.文化广场出现了很多宠物鸡卖给学生,毛茸茸五颜六色非常可爱.

白静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两只小鸭子养,一只叫呆呆,一只叫傻傻.

每只鸭子的脖子上被拴了一环,可以牵着走.她要我每天下治疗癫痫病的中药都是哪些午和她一起去文化广场遛鸭子.天啊.她的要求让我想起了疯人院里跑出的病人.

不过,才遛几次就结束了,因为那两只鸭子比较名副其实,没过多久,傻傻跳进了耗子煮的面锅里,呆呆被门夹断了脖子.白静地一塌糊涂,而且因为我没有配合着一起伤心,把我的前胸后背捶了个遍,说都怪我.

看着她打完我以后不再伤心,我想,男的主要用途也许只有两个,一个是在她开心的时候可以用来虐待,另一个是她伤心的时候可以继续用来虐待.

每次,看着白静笑地象花朵一样灿烂的脸蛋,我想也许才是人们最安全的避风港,这种坚实的安全感让她的充满了快乐.她象飞向天空的小,除了开心,几乎没有了别的事情可做.

白静的开心快乐,让我心口隐隐做痛.这种快乐能持续多久呢?我能给我爱的人什么呢?每当此时,我便格外孤独,也许人生最大的孤独莫过于守着心爱的人,无话可说.

这种难以理清缘由的凄凉,让我分不出到底是我的心情影响了二胡的诗,还是二胡的诗影响了我的心情.

这种心情让我感觉自己的慢慢地分裂开来.一半在欢笑,一半在哭泣.

送白静回寝室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完.站在女生寝楼门前想了好久,才想起自己应该帮二胡找个女朋友.否则,他那的会让我更加凄凉,如果为此,精神分裂,那怕是脑神经衰弱也不值得.

我让人帮我把丑丹叫下来.

丑丹下来的时候,仅仅穿了一件薄毛衣.看到是我,显得有点惊喜.问我什么事.我说好多天没见你了.路过女生寝室来看看你.

丑丹挑起嘴角笑了笑说,好难得啊.然后对我说,天好冷,你等一下,我去穿件衣服,你别走啊.我有事情对你说.

等丑丹再下来的时候,光彩照人.她拍拍我的肩头说,她有点饿了,让我陪她到校园餐厅吃点宵夜.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留半盏茶香安暖_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pxiog.com  海岸线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